麻豆传媒直播app下载午夜版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白默能想到的封行朗的亲爹,只有封一山了!

只不过封一山已经去世了多年,都化成灰烬了,想诈尸越墓的可能性不大!

‘啪’的一声,封行朗将手中的牌很不爽的砸在了桌面上,然后玄寒着一张冷脸,便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“封行朗,”严邦很少这么直呼大名,“就这么走了,就不怕我带人去给亲爹‘送行’?”

在严邦看来,封行朗如此好耐心的陪他玩桥牌,只不过是想监督着他严邦罢了!

好让他亲爹河屯顺利的离开申城?

“严邦,命是自己的!别人再如何的维护,自己却视自己的命如草芥,那的命就只能是草芥了!”

换句通俗点儿话讲:爱去送死随的便,本大爷不想再鸟了!

目送着那高大健硕的背影离开了起居室,严邦疤痕满布的脸部肌肉生生的跳动着。

这什么情况?

白默着实被严邦跟封行朗那谜语似的对话给惊愕到了。

纹身少女眼神迷离引人好奇

这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?

“邦哥,您息怒……”

白默看严邦的疤痕脸上堆积着满满的愤怒,他不由得在心底微了一下。@^^

这真的是伴君如伴虎啊!

玩个桥牌都能玩成这样?一不小心,就引火烧身了!

“滚……滚!统统给老子滚蛋!”

严邦堆积的怒火瞬间爆发开来,冲着白默和几个侍者就是一通青筋暴起的嘶声厉吼。

然后,便从起居室里传来噼噼啪啪的打砸声。!*!

毫无疑问,严邦那头失控的雄狮,又癫狂了。

为什么要用‘又’呢?

自从严邦回来御龙城后,就没有消停过。他将自己所受到的屈辱,一股脑的迁怒到别人的身上,对手下非打即骂。

他的暴君行径,已经到了罄竹难书的地步!

再这么下去,整个御龙城都会万劫不复!

被衙门查封取缔,只会是迟早的事。

起居室门外,立正着三个门板似的肌肉型男。

“二爷。”见封行朗从起居室里走了出来,似乎还带着怒意,他们面面相觑了一下。

“嗯。”封行朗只是哼应了一声,冷着一张俊脸朝走廊的电梯走去。

刚走两步,却又折了回来。

“有火么?”

伴随着起居室里厉吼谩骂声和打砸声,封行朗悠然的靠在墙壁上抽着烟。

他指间的骨节很分明,隐匿着男人的力量感。

点去烟灰的动作很绅士;跟起居室里正高亢的暴戾声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三个扑克脸脸进去也不是,不进去也不是,他们似乎都在等待着封行朗的指示。

而封行朗却是一副没有任何多余表情的表情!

‘吭啷’一声,白默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从起居室里被撞跌了出来。

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戾气了,玩个桥牌都能玩出生命危险来!

“朗哥,没走啊?”

看到正靠在墙壁上悠然抽着烟的封行朗,白默那张好看的脸瞬间苦了下来。

“朗哥,我的二爷……邦哥在房间里闹腾成那样,您老儿没听见呢?”

其实白默很想说:封行朗一砸牌就走人,却把我丢给了施暴中的严邦,差点儿小命不保,这也太不厚道了吧?

“有枪吗?”

“有。”

封行朗将指间的烟在墙壁上掐灭,从近身保镖的手中接过了枪,便朝起居室里走去。

白默一看封行朗拿枪要进去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“朗哥,朗哥,息怒!整个御龙城都是邦哥的,他爱砸不砸!”

白默以为封行朗拿枪进去是要对付严邦的。寻思着即便严邦发个小火什么的,也不至于用上枪!那问题就严重了!

“那进去给他灭火?”

封行朗将手中的枪推送到白默跟前。

白默立刻松开了去拦封行朗的手,“那,那您老儿悠着点儿!兄弟之间,以和为贵!”

封行朗安慰式的在白默的肩膀上拍了拍,这才转身进去了严邦的起居室。

起居室里,严邦自斟自饮着。

面部的肌肉扭曲着,看起来着实的面目狰狞。

‘啪’,封行朗将手中的枪拍在了严邦跟前的桌面上。

瞄看到那把枪,严邦突然像个人来疯似的大笑了起来,刺啦一声,他将自己匈膛前的衣物粗暴的给撕扯开,露之出他那健美先生似的夸张块状肌肉。

“来来来,朝老子

这里开枪!瞄准点儿,千万别手抖!”

说真的,严邦那犯作死的模样,封行朗真恨不得上前扇他几个大耳光,把他给打清醒过来。

“老子特别希望能死在封行朗手里!真的!梦寐以求!”

严邦盯视着封行朗,将自己的匈膛朝前朝近一些。

那样儿……

封行朗深呼吸再深呼吸,还真有些担心自己一个失控,就成全了严邦这个狗东西!

“严邦,咱俩爽快点儿!”

封行朗快速的从桌面上拿起枪来,没有举向严邦,而是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。

“要干什么?”

虽然严邦清楚的知道:有妻有子的封行朗是不会做出那种自杀式的愚蠢行为来的,但还是紧张的厉问一声。

“选择题,二选一:是要我这个兄弟;还是要报的仇?”

戾气和恶习,有时候是会被传染的。

河屯让人做选择题的恶劣行为,不但传染给了丛刚,也同时传染给了他自己的亲生儿子封行朗。

严邦的嘴唇生硬的蠕动了几下,血丝乍现的眼眸里,是不明朗的深意。

“兄弟也要,仇也要报!”

他嘶声一字一顿。

‘啪’的一声,封行朗径直用枪托砸在了严邦的额头上。

“它妈的是白痴啊!单项选择题懂么?只能选一个!”

封行朗提息再次郑重的重复一声,“是要我这个兄弟,还要是报仇?”

严邦深深的凝视着封行朗那生厉生寒的眼眸,慢慢的在他的疤痕脸上堆积起一抹诡异的笑意。

“老子要!”

言毕,严邦整个人如同一头黑熊似的,朝封行朗扑身过来……

*******

起居室的门外,白默跟三个肌肉型男一起静观其变着。

里面竟然传出了打斗声,而且还愈演愈烈。

怎么回事儿?

封行朗进去了,对严邦来说,不应该是药到病除吗?怎么还打起来了呢?

“默爷,我们要进去看看吗?”

“不急……再等等!让他们先打会儿!”

白默带上了自私的小心眼:这封行朗跟严邦对打,封行朗还能还还手;要是自己进去了,只能是挨打的份儿!

如果连封行朗都hold不住严邦,那就没人能hold住了!包括他白默。

“砰”的一声枪响,把白默狠狠的吓了一大跳。

真开枪了?这会要出乱子了!

白默不敢再等了,使唤着三个肌肉型男破门而入。

严邦跟封行朗呈现着近身搏斗的姿态。

在严邦的手中,没有发现枪。

那枪应该在封行朗的手上……难道开枪的是封行朗?

严邦感觉了一个自己的身体,没有发现任何的疼痛,可他白色的衬衣上却染了血。

“朗……朗……伤到哪里了?”

很明显了,严邦衬衣上的鲜血是封行朗的。

随着严邦的慢慢翻身,封行朗手中的枪一点一点儿的显现出来。

“朗哥……”

白默惊愕的发现,封行朗左臂烟灰色的衬衣衣袖处,已经被鲜血染得通红。

“还它妈愣着干什么?快叫医生!”

严邦发出了歇斯底里般的咆哮声。

*******

封行朗是被白默送回封家的。

雪落正在客厅里教着儿林诺认识简单的中文字。

不求他会写,只求这些中文字能在小东西面前混个脸熟就行了。

“嫂子,我替把朗哥送回来了。”白默嘴欠的说道。

原本封行朗并不想让白默送他回来,可在严邦的众保镖跟白默之间,封行朗只得勉为其难的选择了白默。

“行朗,手臂怎么了?”

等白默将封行朗搀扶到沙发边坐下时,雪落才惊愕的发现丈夫的手臂上捆绑着绷带。

“那个,路上遇到了几个歹徒在欺负一个小姑娘,朗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……一不小心被歹徒砍伤了手臂。”

白默的故事编得还算流畅。

“伤得重不重啊?”

雪落心疼的上前来,想握住男人的手臂,却又担心二次碰疼了男人。

“不重!皮外伤而已!”

封行朗微微一笑,也没避讳白默还在,便在妻子心切自己伤情的脸颊上狼亲了一口。

“封行朗,好low哦,连几个小混混都打不过!”

虽说小东西也心疼自己的亲爹,但估计是见多了血腥的场面,这手臂上的

皮外伤太习以为常了。

“人家有刀的嘛,亲爹我赤手空拳。”

封行朗完善着白默所编造的故事。

“打输了就是打输了,反正脸也丢了,就别难为情了!亲儿子不会笑话的!”

小家伙偎依这来,轻轻拍了拍封行朗绷带下的手臂。

封行朗疼得一阵咬紧牙关,却在儿子面前展露着‘我不疼’、‘我没关系’的笑脸。

“是不是看人家小姑娘长得特美,所以才这么拼命啊?!”

雪落心疼之极的埋怨男人一句。

| 未分类 | | 2021年11月30日 • 下午2:25

© 2022 小优视频为爱而生黄软件下载
myBook v1.2 powered by WordPress